第二千二百二十八章 黑魔牙_太荒吞天诀
笔趣阁 > 太荒吞天诀 > 第二千二百二十八章 黑魔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千二百二十八章 黑魔牙

  在一阵眼花缭乱的操作之下,聂凌王的身体上,插着五十多根银针。

  尤其是脑袋上四根银针,封住他的天门,天灵,太阳跟太阴两大穴道。

  尤其是天门跟天灵两大穴道,乃人体最关键所在位置,遭到外力撞击,轻者昏迷,重者死亡。

  寒冰之气顺着聂凌王的毛孔,钻入他的体内。

  柳无邪手里还捏着最后一根银针,并未刺入进去。

  众人屏住了呼吸,大气不敢喘一下,生怕惊动了柳无邪。

  银针刺入聂凌王的身体后,气息确实稳定了很多。

  眼疾手快,还没等众人看清,最后一根银针,竟然没入聂凌王的身体,进入筋脉之中。

  如此诡异的治疗之法,别说这些天工族。

  连站在一旁的梁医师,都流露出震骇之色。

  虽然他看的一头雾水,但是能感觉出来,柳无邪这一套银针治疗之法,绝对是大师级别。

  银针在聂凌王的体内,急速穿梭,很快抵达肺部区域。

  而寒冰之气,已经将聂凌王的身体包裹起来。

  只有天门区域,露出一个区域,寒冰无法覆盖此地。

  扎入最后一根银针,柳无邪往后退了一步,不知不觉,他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

  无痕战甲只有激发的时候才起作用,平常的时候看起来跟正常衣物没什么不同。

  “柳兄弟,我爷爷怎么样了?”

  聂环走过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情况不乐观。”

  柳无邪皱了皱眉,事情要比他想的还要严重的多。

  加上梁医师刚才一顿胡乱诊治,让原本不是太重的伤势,变得更加严重了。

  “柳兄弟,你无论如何也要救活我爷爷。”

  聂环说完,就要给柳无邪跪下。

  “聂大哥放心吧,有我在,死不了,只是有些麻烦而已。”

  柳无邪连忙扶住聂环,他们之间以兄弟相称,给他下跪,岂不是折自己的寿命。

  听到爷爷还有救,聂环一颗心落下来。

  “小子,别大言不惭了,你以为凭借一块寒冰,一套不知名的银针手法,就能治好族长,真是可笑。”

  梁医师这时候还不忘嘲讽一句。

  刚才柳无邪银针之法,他仔细看过,很顺畅,却不能代表,就能治好族长。

  “如果我治好了聂凌王,那你又该如何?”

  柳无邪已经忍他好几次了。

  没想到梁医师还是不肯罢休,既然如此,那就狠狠扇他两个耳光。

  “你要是能治好了族长,我甘愿负荆请罪,以后认你为师。”

  梁医师发出一声讥笑。

  在他看来,柳无邪不过在拖延时间罢了。

  “我不需要你这种狂妄自大的弟子,如果我治好了聂凌王,你只需自扇两个耳光即可。”

  柳无邪说完,不再搭理梁医师,将他晾在一旁。

  收他为徒?

  柳无邪嫌丢人。

  他收徒第一点看重的是人品,其次才是天赋。

  人品不行,天赋再高.也不收。

  “好,如果你治不好族长,跪下来给我磕头,以后做我身边一名小药童,任由我摆布。”

  梁医师愤怒无比,答应了柳无邪的要求。

  不过他自己也有条件。

  柳无邪治不好族长,以后只能做他身边的小药童,任由他驱使。

  蒙川等分支族长相视一眼,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同行相轻,果然有道理。

  一晃又是一炷香左右过去,柳无邪走到聂凌王身边。

  手指一点,一道寒芒闪烁,钻入聂凌王的体内。

  一个拳头大的鼓包出现在聂凌王小腹处,竟然不断的移动。

  周围那些人完全是呆滞状态,这哪里是治病,这分明是折磨族长。

  事已至此,他们又不好说什么。

  鼓包来回穿梭,欲要逃出聂凌王的身体。

  在银针的引导之下,鼓包一点点朝聂凌王的脑袋挪移。

  到了脖子处的时候,所有人都看清了,鼓包下面,似乎藏着一个东西,具体说不清楚。

  柳无邪双手结印,寒冰之气要比刚才更浓郁了,聂凌王脖子以下的位置,全部被封死,不给鼓包回来的机会。

  无奈之下,鼓包继续往上移,已经到了脑门区域。

  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尤其是聂环,双拳紧捏,非常的紧张。

  柳无邪一脸凝重,站在聂凌王脑袋面前,双手摁在天门穴。

  鼓包距离天门穴越来越近,柳无邪呼吸越来越缓慢,鬼眸跟天罚之眼齐出,清晰地看到鼓包里面藏着一个黑色的东西。

  “出!”

  柳无邪一声大喝,聂凌王天门穴突然裂开。

  一道黑色的光点,被一团寒冰之气包裹,掉入提前准备好的泥罐之中。

  进入的那一刻,柳无邪迅速将其封上,刻画一道封印,以免黑点逃出去。

  做好之后,柳无邪双手连点,扎入聂凌王体内的银针一根根自己飞起来。

  伸手一招,银针回到柳无邪面前。

  “将他搬回床上去。”

  柳无邪舒了一口气。

  聂凌王很快被挪到了床上去,身上的寒冰逐渐退去。

  “柳小兄弟,刚才那个黑点是什么东西?”

  蒙川语气都变了,称呼柳无邪为小兄弟。

  刚才他可是看清了,从族长体内钻出来一条黑色的虫子。

  具体是什么,他们也不知道。

  “黑魔牙!”

  柳无邪很清淡描写的说道。

  “什么!”

  还没等蒙川开口,站在不远处的梁医师身体哆嗦了一下,脸色顿时一片苍白。

  天工族不知道黑魔牙,但是梁医师却一清二楚。

  难怪他检查不出来,原来如此。

  “黑魔牙是什么东西?”

  这些族长一脸懵逼,第一次听说这种东西。

  “一种极其歹毒的蛊虫,进入人体后,犹如附骨之疽,纵然是仙皇,都无法将其排出体外。”

  说话的还是梁医师,脸色越来越难看。

  刚才他站的较远,并没有看清。

  如果柳无邪所言是真,那他还真输得不怨。

  能将黑魔牙逼出体外,只有仙帝才有这个手段吧。

  “爷爷体内怎么会有黑魔牙?”

  聂环这时候插了一句。

  爷爷一直呆在天工族,并未离开过,那黑魔牙是如何进入他体内的。

  众人目光看向柳无邪,想要听听他的解释。

  “去查查附近的水源,是不是长出来一种黑色根茎的植物,开着指甲大的黑色小花。”

  柳无邪没有解释,让他们去调查一下附近的水源。

  “聂正,你跟蒙衣去调查一下。”

  聂环下令,让他们两个去调查。

  柳无邪说的这种植物,他们从未见过,天工族没有,城堡附近更没有。

  “是!”

  两人快步离开屋子,前往附近水源查看。

  躺在床上的聂凌王脸色逐渐恢复正常,呼吸也加重了很多,不像是之前,呼吸像是拉风箱一样。

  “族长醒了!”

  支娜一直守在族长身边,看到族长醒过来,连忙喊大家过来。

  “族长,你身体如何?”

  蒙川第一个靠近,急迫的问道。

  “很舒服,浑身舒畅。”

  聂凌王挣扎着要坐起来。

  刚才吞服日月宝精芝,虽然舒服了一些,压抑在身体里面的那块海绵迟迟没有消失。

  得到柳无邪的救治,浑身舒泰,不论是呼吸,还是说话,都中气十足。

  “太好了,族长终于没事了。”

  几名分支族长狠狠挥舞着拳头,目光情不自禁看向柳无邪。

  “梁医师,你这个庸医,还不自扇耳光从这里滚出去。”

  曲宿连忙站出来,辱骂梁医师是庸医。

  柳无邪没有救治之前,他可是像是哈巴狗一样巴结梁医师。

  现在情况反过来了,又是他第一个站出来,不过这一次是羞辱梁医师。

  “我输了,甘愿自扇耳光,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小友见谅。”

  梁医师倒也爽快,哐哐扇了自己两耳光,丝毫没有手软。

  柳无邪也愣了,以为梁医师会狡辩几句,没想到他认输的如此痛快。

  能逼出黑魔牙,让梁医师彻底服了。

  对方主动认输,柳无邪自然见好就收,没有必要继续咄咄逼人。

  他不是结仇来的,只想打探五彩石的下落。

  “柳公子,我代表天工族向你道歉,刚才是我们唐突了。”

  蒙川站出来,替天工族向柳无邪道歉。

  其他分支族长,包括曲宿在内,一一上前道歉。

  柳无邪悻然接受。

  这个时候,聂正跟蒙衣从外面跑进来,两人手里拿着一株奇怪的黑色植物,跟柳无邪刚才形容的一模一样。

  看着两人手里的黑色植物,众人目光落在柳无邪脸上。

  柳无邪刚到这里,不可能知道城堡中的一切,拥有水源的地方,外人更是无法踏足。

  那他是如何知道,城堡附近水源长出这种黑色植物?

  “柳公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古怪的植物,我们天工族从未见过。”

  蒙川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既然这种植物天工族不曾出现,那只有一种可能,有人故意栽种在这里。

  黑色植物大概一尺多高,根茎跟柳无邪说的一样,漆黑无比,开着指甲大小的花朵。

  看似平常,却一点不寻常。

  柳无邪拿起聂正手里的黑色植物,轻轻将其掰开,一滴滴黑色的液体,从里面溢出来。

  更可怕的一幕出现了,黑色液体滴落地面的时候,摆在万年寒冰上的泥罐传来轻微的震动。

  里面的黑魔牙,竟然在顶撞泥罐,想要冲出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exec.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exec.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